分類

我們致力於為青農建立一個直接面對消費者的網站,去除傳統產銷模式中的多重成本,使消費者與生產者皆能共好受益;在此同時我們亦希望提升農產品價值,經由專職記者進行專題報導,以文字或影片方式記錄農產及生產歷程,讓青農成為食材導師從觀念開始扎根,使得消費者理解食材優劣。

Recent Posts

  • 購物車中無商品

爺爺領進門的生態養殖白蝦

那本專屬於自家魚塭的媽媽手冊。

「爺爺從十幾歲開始從事養殖漁業 。 」 2014年從都市回到嘉義義竹鄉的謝戎宥, 說起魚塭歷史並提到,台灣早期都是用自然的養殖方式,但隨著氣候變化24節氣全都亂了套,爺爺在無法獲得更多漁業資訊的情況下,只能聽信地方藥行業務所教導的養殖方式,雖然一開始有所改善,但隨著氣溫落差越來越大,在養殖方式沒有調整魚池供氧量的情況下,情況仍舊每況愈下。

後來戎宥爺爺認為問題出在魚群產生抗藥性,所以又回復生態養殖方式,並且仔細的在專屬筆記本內,記錄下氣溫以及魚種變化以及如何改善的方式,才使得魚塭有持續穩定的收入,而今這年復一年的珍貴數據,現在儼然成為自家魚塭的媽媽手冊,更為戎宥帶來不少幫助。

他在接收魚池的隔天,就直接撐死了一整池草魚。

「聽說你一回來隔天就把魚池裡的魚養死了?」我們感到不可思議的詢問。
「對呀!那時候我對養殖漁業是很輕視的,覺得不過就是餵餵魚嘛有什麼難的呢?所以雖然爺爺叮嚀了不可以調整飼料桶,但我還是自以為是的提高了飼料用量。結果一覺起來……魚就都死了呀!」 戎宥一說完,我們很沒良心的大笑。
那池撐死的草魚已經養一兩年,這一死損失金額高達數十萬跑不掉,看見滿池死魚的爺爺氣的直要他回都市生活,還好,畢竟是自己的爺爺嘴上再怎麼說氣話,終究還是願意將一身養殖技術傳授給他。

魚都死光了!那我呢?

只是,魚被飼料給撐死了, 戎宥的內心猶如空蕩蕩魚池一般,原本預計被學習養殖填滿的時間,如今都空閒下來,他該何去何從呢?
還好,這時他接觸到了三鐵運動,並在練習騎腳踏車的過程中,跑遍西部沿海魚塭見人就問和魚塭有關的知識。

「怎麼不找附近的魚塭主人詢問呢?」我們好奇的問。
「距離太近,多少會有防衛心吧!雖然也嘗試過從他們身上學習,但多半以被拒絕收場。」戎宥說。
那時候他白天化身成喜愛運動的人,騎上數公里到沿海魚塭練習也藉機偷師,並且把對談的過程錄音下來之後,晚上才回家筆記整理。

在那段要長不短的時間裡,他前前後後拜訪過二十幾位漁民,就像是學生藉著課外輔導獲取更多漁業養殖知識。

以溫柔的努力,回應世間更迭的變化

好景不常,2016年時因為奶奶身體不適關係,爺爺隨著奶奶一併搬到員林與叔叔同住,兩年來始終在旁教導的爺爺要搬離開時,不忘囑咐戎宥父親記得幫忙看顧魚池。

一如舊時候的所有長輩一樣,雖然言語稀少但關心不言可喻。

而日復一日觀察水草、注意溫度變化,利用水車調節池中含氧量,進而創造出適合白蝦的低密度養殖生長環境,讓白蝦以環境中自然滋長的藻類為食,與草食性魚類共同生存, 對於這幾年來熟悉養殖細節的戎宥來說,已是生活中的一部份 。

在鄉下生活是緩慢的,戎宥除了將重心放在生態養殖以外,也利用餘閒時間積極學習廚藝,讓自己養殖出來的食材能夠被妥善料理,也在社群媒體上分享,沒想到卻因此造就了一群忠實粉絲,現在IG追蹤人數已達萬人,儼然是漁民界知名網紅。

 

幫我們分享吧!

張貼留言